賬號:
密碼:
 

奇書2

第二百七十五章 秘境之險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  

    靜謐。

    很久的靜謐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孤獨,從小就很孤獨。”月羽兮忽然又開口,“我曾經以為我要孤獨終老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何時,月羽兮已經靠在了高昂的背上,很自然,自然到高昂都幾乎沒有感覺。

    等到高昂將月羽兮的話慢慢的咀嚼出一點味道的時候,才發現兩人如此親密的背靠背。

    這個狹窄的空間,不知道飄浮在某個節點,天空和四周都是灰沉沉的,一切都令人覺得壓抑甚至沮喪,但兩人如此靠著,卻忽然感覺到難以言喻的安寧和快樂。

    高昂忍不住一陣心動,劇烈的心動。

    簡直無法抑制。

    很想就此沉淪,在孤獨之后,永遠沉淪于安寧和快樂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他很想放棄了,什么五毛錢都不值的堅持,什么報仇,什么回去地球。

    都通通放棄了。

    就算從此永遠都要陷于那張蜘蛛網之中,他也要放棄了。

    他需要安寧和快樂。

    即使那些安寧和快樂是那么的浮于表面。

    放棄吧。

    內心深處有一個非常誘*惑的聲音在不停的對他叫喊著。

    但片刻之后,他還是咬了咬牙,非常狠心的打破了這難得的安寧和快樂:“那里竟然有少見的紫眼靈兔,我去抓幾只!”

    言語間就已經駕馭起飛劍,突忽一下子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很喜歡很渴望那一刻的安寧和快樂,但他知道他不能、也沒有資格繼續享有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越是脆弱的時候,就越不能放縱,就越要堅守住一些東西,免得害人害己。

    他雖然會準備最充分的時候才去報仇,但心底里也非常清楚,他生還的希望不會超過三成,都將要死的人了,沒有任何資格去想其它,更不能害人害己。

    至少絕對不能主動的去害人。

    月羽兮沒有動,嘴里卻幽幽的道:“無趣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同時,迷蒙的眼眸之中,卻綻放出某種閃亮的光芒,好像決定了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一會之后,高昂就回來了,一手一只肥大的兔子。

    那兩只兔子很可愛,渾身雪白,雪白的絨毛,雪白的門牙,雪白的耳朵,艷紅的三瓣嘴唇,還有紫靈靈圓溜溜的兩只小眼睛。

    四只紫色的小眼睛,都可憐兮兮的看著高昂。

    月羽兮揶揄又可惡的盯著高昂笑:“真有紫眼靈兔啊?我還以為你是在找借口溜走呢。”

    高昂并不接話題:“傳聞紫眼靈兔的肉是全天下最香的靈肉,今天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月羽兮沒好氣的瞪了高昂一眼:“看它們那樣,你就下得了口?”

    高昂看了看那四只可憐兮兮的紫眼睛,無奈苦笑:“被你這么一說,我就真下不了口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洞府外陣法光幕又是一亮,雨心蕊走了出來,非常驚喜的瞪大雙眼:“哇哦,竟然是傳聞已經絕種了的紫眼靈兔!快給我。”

    高昂只好將已經無法下嘴的獵物遞給了雨心蕊。

    雨心蕊頓時愛心爆棚,又是撫摸又是安慰的,好一會兒才遞給月羽兮一只:“月師姐,我們一人一只。”

    高昂笑了:“你們這是準備養肥了再吃?”

    雨心蕊嗔怪的瞪了瞪高昂:“沒有愛心的家伙!”

    高昂哈哈大笑:“你們女人啊,愛心都只給自己喜愛的動物,吃錦雞的時候又沒見你們的愛心在哪?”

    月羽兮也瞪了高昂一眼:“誰的愛心不給自己喜歡的人?和……和動物啊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投降。”高昂只有舉雙手投降。

    這時,已經被兩女親昵的抱在懷里的兩只紫眼靈兔,則沖高昂呲著牙吱吱的叫了幾聲。

    愛心爆棚的兩女看見了,都重重的拍了它們的腦袋,訓道:“不準沖他呲牙!否則燉了你們!”

    高昂搖頭一笑,走進洞府,繼續休養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呃,秘境里沒有日月輪換,也就沒有所謂的第二天。

    三人和在外界一樣,時間到了應該是早晨之時,精神飽滿之后自然醒轉,做了早課后就出來烹煮靈食吃了,靜坐一刻后,兩女起身,就要離開洞府。

    高昂卻沒有忘記神念轉嫁的事情,笑著叫住了兩女:“你們被那兩只兔子精迷住了?神念轉嫁都沒完成啊。”

    兩女這才想起自己竟然連那么重要的修煉之事都忘了,這在她們之前的修煉生涯中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,忍不住都愣了,好一會才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一會之后,已經對神念轉嫁輕車熟路的高昂,就很順利的將自己對時空的領悟復刻成兩道純凈的神念,轉嫁給了兩女。

    兩女一陣感悟后,三人就化作三道白光,離開了那個洞府。

    一會兒之后,月羽兮發現高昂并沒有帶頭往秘境中心區域飛去,而是往邊緣飛,非常奇怪的問道:“圣丹宗的遺址應該在中心區域,為什么往這邊飛?”

    高昂趕緊解釋:“我記得洪老哥跟我說過,他六十年前進來這里被逼慌忙退出去的時候,看見了殘破的圣丹宗山門石碑,以此看來,圣丹宗的遺址有可能在秘境的邊緣地帶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來如此,秘境的中心區域未必就是靈氣最濃郁的地方,圣丹宗將宗門建立在靈氣最濃郁的邊緣地帶也不奇怪。”月羽兮點頭回應。

    高昂又道:“這是其一。其二,我還想沿著秘境邊緣探視一番,看一看有沒有什么危險。”

    雨心蕊問道:“這秘境里除了妖獸,還有什么危險?”

    高昂的神色非常謹慎:“我曾經搜羅到一篇《修真雜談異想》并仔細看過,里面記載了某個元嬰修士對空間奧秘的一些猜想。此人說,當兩個極長時間都沒有關聯的不同獨立空間突然發生關聯的話,就有可能引起時空摩擦,從而導致空間壁壘比較弱的那一個空間產生時空裂縫、時空旋渦甚至會導致時空崩塌。”

    “而時空裂縫、時空旋渦和時空崩塌,往往都會在空間的邊緣開始產生,產生的前兆可能主要是下面三種:一,空間扭曲,某處虛空突然就好像一面被扭曲了的鏡子一樣,竟然可以映射出扭曲的景物;二、氣息狂暴,伴隨非常奇怪、根本找不到出處的狂風和熱浪;三,空間重疊以及幻象,譬如一座山峰忽然變成上下顛倒甚至重疊在一起,虛空之中突然出現很多找不到實物的幻象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在某個獨立空間,譬如所謂秘境的邊緣區域看見以上三種前兆,那么,時空裂縫和時刻旋渦的到來就不會很久,最終的結果就是整個空間陷入時空崩塌,毀于虛無。這個時候,最好的選擇就是馬上離開那個空間。”

    “遇到時空裂縫和時空旋渦,如果數量少,又很遠就提前發現,有機會逃跑;如果被大量時空裂縫和時空旋渦包圍,就只有化神老怪有點希望逃出分神,以下境界修士就一定死翹翹!但如果不幸處于時空崩塌之中,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任何人能夠幸存了,化神老怪也別想逃出分神。當然,如果運氣逆天,還有那么一丁點希望被時空崩塌傳送到另外一個完整的時空,但這這種概率恐怕比立地成仙還要低。”

    高昂解釋完了之后,頓了頓又道:“此人的論斷雖然他自己也說只是猜想,沒有得到任何佐證,但我覺得很有道理,所以為了謹慎起見,我就想花點時間先探視一番秘境邊緣,反正這個秘境應該也不會太大,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。”

    江瑄紫卻是突然皺起了眉頭:“高昂,你什么時候,哦,什么境界的時候看到那篇《修真雜談異想》的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高昂當然很奇怪月羽兮怎么突然問這種問題,但還是老實回答:“我剛到鹿鳴城那會,那時候我才煉氣九層。”

    月羽兮頓時就拉下了臉,有點不高興的教訓道:“高昂,你怎么可以去看超越你的境界修為太多的東西?那絕對會讓你的心境暗中產生不可預測的波動,然后在晉級的時候引起心魔!這是所謂的知識障之一,可能連《驅魘凈神咒》都沒有用!以后你不準這樣了!”

    高昂只有苦笑著點頭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當初的確沒有意識到這一點,為了尋找曲桑城和問巫城,為了尋找回去坤元大陸和地球的通道,他每到一個地方,都要去各種商盟搜羅那些相關的地圖和典籍,然后細細查看,所以才會將《修真雜談異想》記得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當然了,他除了《驅魘凈神咒》,還修煉了《九轉煉神決》,對所謂的知識障并不擔心。

    月羽兮聽高昂認真回應了,這才臉色稍霽:“高昂,你的悟性奇強,千萬不要辜負了這一份天賦,要全心全意的修煉,不要涉獵太多,也不要好高騖遠,否則將來怎么能夠和玉秀長久在一起?”

    高昂忍不住道:“師姐,我和玉秀是絕對不可能的啊!”

    只差一點,他就忍不住將湯凱殺害古心的事情說出來,不過他想到月羽兮對湯玉秀如此著緊愛護,似乎有護短的可能,怕月羽兮知道了會想方設法的化解他和湯凱之間的仇恨。

    但對于他來說,他和湯凱之間的仇恨根本不可能化解,永遠都只有三種可能,要么他死,要么湯凱死,要么他和湯凱一起死。

    湯凱絕對不可饒恕,無論什么條件都不可饒恕,只有死才能夠彌補他的罪過。

    月羽兮嗔怪的瞪著高昂:“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?玉秀師父那邊我幫你想辦法!此次探險結束之后,我就盡快趕回師門,懇請我師尊出面,親自去找黨師叔幫你提親,甚至,我會懇請師尊先收你為徒,然后帶著你去向黨師叔提親!總而言之,你絕對不可以負了玉秀!”


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,即下即看!



(←) 上一頁      回書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頁(→)加入書簽    舉報:內容出錯 / 其它問題
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彩票复式投注计算